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成员博客

资源与链接

访问数:1986065

彩坛至尊主论坛

车祸现场的尸体真的死于车祸吗


更新时间:2019-11-08  浏览刺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云南省境内某县城外的214国道旁,一辆金杯小客车翻倒在悬崖下,车体损毁严重,警方在车内发现了一具男尸。事发现场位于国道的急转弯处,路面平坦,路旁只有数个水泥墩。时值清晨,来往车辆很少,现场也没有发现明显的刹车和撞击痕迹。

  在法医赶来之前,警方初步认为这是一起交通事故,司机因驾驶不慎或者超速导致车辆失控,在急转弯处翻倒下路基。然而,法医检查发现,死者的多处损伤都没有生活反应(即在生前受到损伤后产生的反应,比如血肿等),而且从死者体内提取的血液中检测到了大量的毒鼠强,于是否定了警方原先的案件思路。这说明,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车内人员在车祸发生时已经死亡。

  随着社会的发展,汽车已经不再稀少,而机动车和行人的违法违章所导致的交通事故也逐渐增多。然而,一些犯罪者利用交通事故多发,且现场十分混乱的特点,武汉职业技术学院今年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试图借助交通事故掩盖自己杀人的罪行。在美剧《犯罪心理》第4季第4集中,一名连环杀手的惯用手法(Modus operandi)就是折磨受害者后伪装车祸。不过,这些伎俩并不能骗过法医的眼睛。

  在各种交通事故中,小型客车副驾驶位置的乘客伤亡最多,其次为驾驶员和后排乘客,而大型客车前排乘客的损伤多于后排。当事故发生时,人体与机动车内的各种部件碰撞,形成不同特征的损伤。根据这些特征性的损伤,可以大致判断事故发生时人体在车内的位置。

  当机动车前方发生碰撞时,驾驶员及副驾驶位置的乘客以脚为轴心,在没有安全气囊和安全带保护的情况下,臀部抬起,身体向前倾,头面部撞击挡风玻璃或挡风玻璃框,造成头部和面部的擦伤、挫伤、挫裂创,或伴有颅骨骨折及大脑额顶部、颞部的脑组织挫伤。

  在机动车发生碰撞的瞬间,车辆做急剧加速(追尾碰撞)或减速(正面碰撞)运动。驾驶员及副驾驶位置的乘客由于安全带的作用,身体相对于车辆保持静止,而头部在惯性的作用下发生急剧的加速或者减速运动,颈部过度前屈及后伸,容易造成颈椎骨折,或伴有脊髓的损伤。

  当机动车发生正面碰撞时,驾驶员在没有安全气囊和安全带保护的情况下,以脚为轴心,臀部抬起,身体向前倾,胸部与方向盘发生碰撞,形成胸部皮肤上同方向盘形态一致的擦伤伴皮下出血,严重者可伴有胸骨骨折、多发性肋骨骨折,以及肺、心脏和主动脉的挫伤或破裂。

  车内人员损伤示意图:挡风玻璃损伤、方向盘损伤以及四肢的反射性损伤。图片来自:西安交医精品课程。

  碰撞事故发生的瞬间,驾驶员本能地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紧踩刹车踏板,双上肢和双下肢用力伸直以支撑住身体。这样的紧急避险动作使得碰撞的冲击力得以沿四肢向躯干传导,分别形成手腕、尺骨和桡骨下端的骨折,肩关节脱位、踝关节骨折、跟腱断裂等损伤。同时,右脚滑落并嵌入到油门和刹车踏板之间,可以形成右脚皮肤的挫裂伤。由于身体在碰撞发生时前移,膝盖同仪表盘下方碰撞,可以形成膝关节表面皮肤擦伤、挫伤,髌骨骨折、膝关节韧带断裂、关节腔出血、股骨下端骨折;冲击力沿大腿向上传递,依次填入下列横线处的词语最恰当的一组是①面对改革我们既要有壮,形成股骨头脱位、股骨头骨折,或伴有骨盆损伤。

  机动车发生正面碰撞的瞬间,驾驶员及副驾驶位置的乘客身体向前移动,瞬时压迫安全带,形成与安全带形状相同的皮肤擦伤、皮下出血,严重者因安全带压迫和内部脏器的移位而导致肝、脾、肠破裂,以及肠系膜撕裂和血管损伤。

  后排乘客及无安全带保护的副驾驶位置乘客在机动车发生正面碰撞时,身体向前移动,双腿向外分开,身体碰撞前排座椅,多形成以股骨头脱位为特征的分腿性损伤。后排乘客头部撞击前排座椅,可以形成擦伤、挫伤及挫裂创,或伴有颅骨骨折及额顶部、颞部脑组织挫伤。此外,后排乘客的脚嵌入前排座椅的下方,腿部向外旋转,可以形成踝关节骨折。

  在交通事故发生后,车内人员的损伤往往具备以上这些特征。这些损伤多不规则,损伤部位广泛,是单次巨大暴力作用的结果。同时,这些损伤无法人为地模仿或伪装。所以,当凶手将已经死亡的受害者置于车内,再让汽车从斜坡滑落伪造交通事故时,很有可能会出现生活反应不明显,尸体姿势不自然等异常情况。

  由于受害者并非死于交通事故,所以在尸体上一定会出现其他导致死亡的尸体症状,比如中毒、窒息,以及抵抗伤、勒颈、捆绑等车辆部位无法造成的损伤。因此,在判断死亡方式时,必须根据这些特征来分析车内人员损伤的形成机制,以明确损伤的发生同车祸的关系,并推断人员在车内的位置。

  此外,现场的刹车痕迹,以及车辆制动设备的完整性同样可以帮助调查人员还原现场情况,来判断死者的死亡原因与死亡方式。

  交通事故的损伤是案件事实最忠实的反映,这些损伤的特征是任何其他暴力手段都无法形成的,也是无法人为模仿的,这对法医判断事件的性质,区分交通事故死亡与其他暴力死亡,辨别他杀后伪装车祸有着重要的意义。